记请假

160 Days Before · Life · 138 Reads

吃完饭的商场门口,好像还要下雨。

大概老天也在为这次请假成功哭泣,给我妈打电话让来接我的时候,从旁边看台栏杆的缝隙里看到举着伞或跑或走的学生,想起周杰伦有几句歌词:

远方的风雨不停 城市苍白而孤寂

徘徊无助的人群 焦虑着何时放晴

这几次的雨也都来得突然,一下子噼里啪啦变得很大,还好都是阵雨,不至于对学校的排水系统构成威胁。

相信从这张带有编号的请假条就可以看出要出一张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现在买了个蛋糕吃。在学校没什么事的时候写了一篇《我与咖啡》,这次时间短来不及打上来了,开头就在幻想放假之后,这好像是在梦里的愿望,感觉是在享清福了。

我自认为是特别能忍的人,但这回属实是厚积薄发了,我们到高三分班之后才有希望去到西扩校区,那地方虽然被我们班主任谤病上“全是甲醛”的罪名,但是是人人心向往之的。由于莫名的分家之争,原来类似于公私合营的一中要闹分家,两边就发生了激烈的谈判争夺,就是为了那几个资深的老师和班主任,那边是外地家长要多一些,为孩子更好的教育资源而闹是无可厚非,但是有些玩过了火,可能也是外地的本身势力强大,听说是有去省里上访搞到拘留的,或者在本部校区的大门口静坐,说有穿白衣服跪着的未免有些玄幻色彩,这就导致一种“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心理出现,的确也是如此,上午的时候本地家长好像就也去理论了,得到考试之前必定分班的保证。

可能出于多种因素的考虑?反正就是不给你放假,从前几周听闻从19号到25号放假的可能的传言都破灭了,开班会的时候就说是十四十五号考完那“适应性考试”才迎来暑假,实在令人崩溃。当时五月中旬的开学时是有着麦克阿瑟般的自信,认定还有21天就是高考放假,虽说中间也有同学调侃过:“会不会高考给你封在宿舍?”,结果还真成真了,各个级部不同班级被分配到各个地方,科教馆、图书馆、实验室、学生发展中心等等,我们的班主任也就是年级主任,他姓李,后文就统一用L代替了,回忆说,那一段的时候根本就不用刻意跑圈锻炼,每天到处溜达就两万多步,他是质检组的组长。那几天我们和隔壁的另一个文科实验被分到了滏阳,一个幼儿园改造而成的地方,在一层和高一待在一起,每天就是写写出好的作业,因为没有监控,老师又还在监考,是比平日里自由许多的,自然也是相对而言的自由,也有人因为说话看闲书啥的被抓获了。

因为文科班的性别比例,综合班主任的个人喜好,总之男生都在最后面。我们原来的教室比较宽敞,容下这六十个人之后教室后排还有相当大的空间,这为老师们巡查提供了一些方便,再加之被我誉为“神行太保”的L走路根本没有声音,属于是危机四伏。但在这自习室的小教室里,最后一排已经紧紧贴上了后黑板,进去都有些费劲,就可以在膝盖下面放书的地方安置些巧克力酸奶之类的,膝盖上也可以放点什么书,左右都有人挡着,开了广角的眼睛一眼可以看见前门和后门,写写字抄抄答案,我还抓住间隙练练字。包括头顶上的一台挂机,一共有两台空调,凉快得很,就是制冷的自主权不在我们手上,要等着别人来开。一开始吹得正前方的女生们脖子疼,就安了一个导风板。周围的所有人都穿着外套,只有我没有,一叶知秋,我虽然比较瘦弱,还是挺结实的。

又叙述了这些,就是描述一下没放假的日子里到底在干什么。剩下的回学校写好了,这是老拖拉机的毛病,真没办法,暑假见了。

本来写完上面这句话就打算吃个晚饭刷会手机,洗洗澡就背上书包走了,我也是这样做的。本来说要点个过桥缘的米线,但想了想中午吃的甜点,活动量毕竟不像学校里一样,省省钱从楼道里拿来一盒鸭血粉丝汤煮了,味道不错。在刚煮好有些烫的时候,恋恋不舍地打开电视看了看爱奇艺,其实我是本就没打算今天回去的,想了想还算困在里面的人的日子,更多的是我妈催着我回去,有些出来看病的也就是睡一晚上的事儿,算是知足常乐,也就接受了。到了校门口,带上两个书包一个袋子,有上午买的散文,有衣服零食搬新宿舍要用的床单,问了门卫回去要班主任来接,发了微信就在门口等等他,门口永远有家长在站着。

微信不见踪影就又打电话,他说做核酸了吗,“没有”,然后让我去做。然则此事是有些难以捉摸的,之前很久以前有一次也要出去再回来,说是要什么胸透CT两次核酸,我就做了一个核酸,把报告放在了书包前面的夹层,也没有人会看。别的部好像并不需要,我有一个甲沟炎的同学得到的指示是“不需要等结果先进去”,所以就理所应当的认为是L故意而为了,本分与情分之争。去二院问了问加急的至少也要四个小时,就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再次询问就只能是第二天早上六点来,只好打道回府,在离我家比较近的五院去做,据说速度也比较快。比他们六点半起床早半个小时进去,应该还得跑两圈上个早读,就是完整的一天。

开始的时候在车上我妈还有些责怪我如此被动,不过很快转念一想就对他感恩戴德了,是L深刻理解了我请假的不易而体谅我再在家躺一晚上,是他知道现在孩子们都已经不想学习等着放假了,是对民情的深刻体察。我很好奇问,“他接电话的时候是什么语气”,“挺平静的”,这也许体现一些城府,L在这方面上向来淡定,聊起他是个山东的实在汉子,做事的程度和方法乃至于教学上的因材施教,尽管有时候相处不太顺利,我把这归结于是两个都有些个性的人不得不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冒出的火花。说要是高三还与他有些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应该给他送一箱青岛啤酒喝,他在班会课上也提过几次聚餐,全喝大了。

车拐到医院那条街上的时候才发现附近新开了一家蜜雪冰城,看到队有些长,就把我一个人仍在那排,七点五十多,六块钱的混剪缴费只开放到八点,其实只要在微信上预约那里交上就行,看了看单管的也就贵十块钱,不跟谁争抢了,现在是真的便宜。做完再走到那个路口买了两杯蜜桃四季春和柠檬水,重新商议着晚点出去吃个烧烤,真正后悔起那碗粉丝汤占据了空间,饮料就先放到了冰箱。她要先把妹妹安顿进了梦乡才能开展行动,在这之前我还得教怎么用英汉词典,然而等一段时间没声响推开门看看,母女都已经呼呼大睡,顿时不知所措,先拿出来一杯喝上了。

没几分钟大概是收到了某种心灵的召唤,她醒了带着我出去,肉串啥的外卖不如去店里,就在小区门口。一家新开不久的店,量倒是真不小,我妈向来是“眼大肚子小”,我说五串五串,她说十串十串,最后还是没吃完打包了,烤的青椒还是尖椒吃第二口简直辣死个人,到最后四季春也喝完了。大晚上的,旁边还有两桌,一个自来熟的大哥,一人对着一箱啤酒独酌,一桌小区超市的老板夫妻。问起我怎么回来的,就又把怎么样的艰难绘声绘色描述了一遍,大哥有一个孩子在一部,上个星期也接回来了两天,对里面的情况就挺熟悉,什么这老宿舍里空调基本就是摆设、马上就要分班放假都了解,他又是衡中的校友,酒喝多了,三方就自由聊了起来,我妈也外向。说回他们当时上衡中的时候也很苦,都没吹过空调,也就都热着过,
“原来咱们都说上学的时候是最轻松的,现在这孩子们上学是真累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生在这么个小城市。”
他们也都支持回来放松放松是好事情,说各自孩子们在哪里上初中,也都感觉衡中相对更宽松一些。我记得之前在B站发过一个随手瞎拍的延时,简介里有一句“每个人都在为生活奔波”,超市俩为孩子上高中发愁,他和我妈是为了高考,他又想起几天之前和家人们吃的一顿饭,也是都发愁,初高中毕业找工作,都不简单。他每每说到慷慨之时就要举起酒杯来敬我,有好几次,我喝完了也还要敬这么个意思,说他在家待着实在没啥事干了出来喝点还能碰上同学。

大哥又看到超市俩人突觉有些眼熟,才想起来是超市里的,自己好像还欠着钱呢,他说这老板娘主要在前台结账招呼客人,指着旁边坐着的就说他光负责后面的事了,不常见到。还真是这样,可能性格总要互补一些,这一会儿说话的大多是老板娘,嗓门也不小,
“他就光嫌我说错什么话了,老和我说你刚才的这个这个不该说,我自个觉得都没啥事啊”,旁边那位嘿嘿一笑也起来敬酒,说自己平日里也都见过,颇有些乡土社会的韵味存在。

“那你媳妇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喝酒” “她哪有时间啊”,大哥回想起刚刚恋爱结婚之后的日子,天天吃饭喝酒到哪都在一块,“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被问起在一块的时间长了是不是也就麻了,
他停顿了一下,“是,吵多了就习惯了。”

结完账烧烤店老板也热情,还要再给切点西瓜,赶紧回绝了,发现开着车出来也没拿身份证,回去上楼又把另一杯柠檬水拿下来了,真是有点辣,好在我的胃是不锈钢制造,一向不出什么问题。去医院,下车,找自助机,和难用的扫码系统又斗争半天,发现既不需要身份证,也没有可以打印的报告,白跑一趟,只能是早点起床再来,回去的时候那两桌还在吃。

胳膊旁边现在还有半杯蜜雪,突然感觉眼前这一幕雷似寒假开学的那个凌晨,只是当时饮品换成了5元的开封菜拿铁,冬天五六点天是根本亮不了一点点的,乌漆嘛黑。现在我眼睛也将近睁不开了,想想初中的时候真是动不动就能熬两个通宵打游戏,如今一个就是极限了,晚上必须睡觉。

“就让我独自守着回忆,如果阳光永远都炽热。”

2022.6.27

👍 11

Life EMO

Latest Modify At 108 Days Before

Comments

贴吧 狗头 原神 小黄脸
收起

贴吧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Catalogue

avatar

Shan Yi

I Wish.

25

Articles

29

Comments

3

Categories

Shan 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