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咖啡

167 Days Before · Life · 112 Reads

真的不知道把蛋糕外面的塑料皮拿下来该放在哪里

眼前的天实在是太热了,让人有些感激发病,好像是骨肉分离而患上了肌无力,不想动弹更不想做题。虽说教室的空调和宿舍一样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家伙,但凭借着数量还是教室更胜一筹,可惜不能在这儿睡觉,不排除忙里偷闲上课时睡一会儿。昨天晚上开班会的时候李某说:

“一开始看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三十八九度,现在发现,不也就那样吗?”

大晚上听这话还真觉得说的不错,众人于是纷纷应和来称赞人类意志的伟大,等到午休时就完全不这么想了,辗转反侧,打铃了也不想穿衣服,缓慢胶着的视线里容不下有快速移动出现,在路上拦下一个认识的跑着的人,赶紧骂他一句来宣泄一下,“就你凉快是吧?”。楼门口都没有了查迟到的学生会,学校也取消了体育课,反正是不知道取消跑操。

放假又变得遥遥无期,其实也没封校,一月以来根本未曾听闻哪里有什么疫情,老师们也可以出去,但是你出不去,可恶。在宿舍里听流言说盼望的25号又变得希望渺茫,每天这种消息都从四面八方传来,起起伏伏,还有说什么大暑假在外校已经缩短得只剩十五天,七月中旬放假八月初开学,这未免太扯了些,一学期就放了一次假还缩短暑假可忒泯灭人性了。稍微好点的消息是,老师们已经知道了自己将去教哪个班,分离迫在眉睫,然后就能够搬去西扩:一是这种新鲜感也许可以冲淡些炎热,二是那地方由于是新建的,基础设施不错,宿舍里的空调不一小时一关,还能自己调温度,盖着被子打哆嗦的夜晚着实令人向往。

想象一下,这里应该有一杯咖啡和一个蛋糕。搞不好又有人要说什么“小布尔乔亚“,但Luckin也没有蛋糕卖,得亏我关上了评论。这地方还承载着去年夏天的一段尴尬经历,当时那一届高考完之后有星冰乐买一送一的活动,前提是要有”准考证“,加了引号是说这要求是指广义上的,只要是个能写字的地方上有这仨字就行,看公众号发的还有画在胳膊上的。就叫了一个女同学来,这么说也不恰当,她正好和她姐姐要来商场里,她发现我在那儿拿个包坐着,问:

“你在这干什么来了?“

我没有正面回答,掏出纸笔,“哦,你不会是……(来这学习的吧)”
那当然不是,写下三个大字就奔向收银台,但人家可能看我长得就像个学生,也没让我出示凭证,手里就拿着那张破纸走过去又走回来,这还不是重点,两杯冰沙来了之后,我也在吃,却也并不说话,低头看着手机,上身快要贴到了桌子上。那个姐姐我并不认识,一看长得也不错,这副鬼样好像是我见了生人一下子变得腼腆的不得了,她发现我不对劲就赶紧要揭穿这骗局:

“他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平常可真不这样啊,你别被他现在这样骗了。”
“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搞得我在平日里像是社交恐怖分子一样。

坦白来讲,是因为当时穿着短袖短裤,里面开放的冷气又十分充足,就冻得蜷缩了起来,但这俩人明明穿着裙子,令人迷惑。

本来先起了一个题目叫做《我与卡布奇诺》,但一想自己真正没喝过两杯,题材就变得十分狭隘,便改成了和“咖啡”。这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才迷恋上的东西,之前是可有可无,现在哪怕是一杯只有烟灰味的,也成了生活所需之品,再说说哪里来的缘分。

在八九年前这或许还是一种很高雅的享受,隐隐约约知道厨房的柜子上面有大罐棕色的咖啡粉和伴侣,等我再大一点上五六年级的时候,罐子就替换成了条状的,方糖也淡化出视线,方便了懒人。我妈就很喜欢浓一点的,用很小的一个杯子泡,但也不让我喝,说“小孩不能喝咖啡,对大脑不好”,磨得她受不了了才让尝一点根儿。原来她买雀巢的,后来换了麦馨喝。

事情从初一开始有了转机,硬要从心理层面上寻找一些变化,可能是上了寄宿制学校以后发觉人应该及时行乐享受生活的道理,也可能是远离父母管制几个星期就变得成熟了?就莫名喜欢上了咖啡厅里面的那种氛围,对杯子里的内容却不感冒,不排除是因为斯达巴科斯的装修风格讨喜,每次放假回家都骑个自行车跨越半个城区去买点吃喝,不干别的,就拿着手机坐下看一个多钟头。所谓喜事成双,我理解的就是自己喜欢的和盼望去做的一起发生,记得会更深刻,第一次去买了一个很基础款的陶瓷杯,还有一次是我买的一根Lamy的笔在派送,就匆匆回去了,的确,那时就已对笔墨开始有些情愫。

后来很突然地就不再经常去了,主要还是因为距离所限,最近的一次应该是上个寒假,亲戚家有一个考上北大物理系的哥,被邀请过来和我聊天,不知道人们都喜欢喝什么,就一人要了一杯拿铁,这其实也是衡水为数不多能供人坐下谈事的地方之一。划拉划拉小红书才知道,原来拿铁是牛奶的意思,只是后来约定俗成就带上了“咖啡”的成分,俩人都是学生,一起聊得也很愉快,他坦白说高三后期带了一个MP3听歌,这点与我初三时有些相似,应该只是结果不同罢。

走出这个小城去看看外面,第一次要稍早些,也就是五六年级的时候,因为记起那回旅游我妈拍了一张我坐在沙滩上看书的照片,应该是为了什么面子工程,还发到了班级的微信群里,浮现的脸庞是那样稚嫩,这是在三亚。

靠近一片有名海滩的附近有一家商场,不知为何经营得不大景气,倒也没有倒闭,还进去看了看衣服,灯光有些昏暗,但楼上的那了家星巴克人还算不少,不知父母在二人世界的时候都去哪里谈情说爱,于我则是真正纯粹的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说是刘姥姥还是乡巴佬都行,看前面的人点什么就要了什么,出于智力的考虑,可能还是没喝上咖啡,点的应该是抹茶什么的,打开盖子,颜色就和普通牛奶所差无几,转转头看了看四周,有人弯着腰在旁边的一个桌子上做些什么,当时的我很好奇,心想会不会要像吃火锅一样,要自己加抹茶粉?高立的屏障挡住了视线,各种小料搭配在一块制作黑暗料理的场景在脑子里膨胀,那我到底过去看了吗,记不清了,但尝起来应该和牛奶不一样,所以没去,只容许上面的幻想继续流浪下去,小孩子们都喜欢做这事,去勾兑各种饮料和水而并不认真吃饭,人越多越欢腾。

中间有一次干脆走出了中国,这回是在樱花国的福冈,机票上写的是FUK。出门不管去哪里总要过一个很大的交通枢纽,叫博多站,应该是音译来的,听广播里是一种日语腔调的“bo do”,就在我们住处附近。当时没有拍照,就只能从Google上翻出一张街景:

我们几个学生和一个老师租了一间民居,Japan的酒店房间大小属实有限,房子的主人是一个很温和的礼貌女子,在将走时才见到一面。

去买咖啡是有一个契机,那天出去好像还下着小雨,比热一点要好很多,但有一个年龄比较小的孩子突然找不到他的手机,老师就又原路返回带着他去找,我们几个等着,没什么事干,眼光就投向了旁边的Starbucks,这也算一个挑战,在711什么的便利店买东西时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交流,他欢迎你一句,你亮出付款码,甚至无需说“Alipay”或“WeChat Pay”,看背景颜色他就会自己扫,我就做好了钉在吧台的准备,实在不行了就扔下一句“Sorry, just a moment .I need to use my translation.”店内与国内并不一样,会递给一张纸质的菜单,根本没有给我抬头端详的时间?!虽说后面也没人排队,但看半天不说话算怎么回事?啥也没看懂,一着急,一句母语的“卡布奇诺”脱口而出,再一次感谢音译,她好像听懂了:“卡布奇?”“Yes.”“What size?”还真被我get到了里面的问题,旁边还有人在看,恐怕又会陷入尴尬境地,众所周知在国内是没有小杯的,(可参考某鬼畜视频),中杯又不确定是不是middle,“Big”,几百日元,与附近高昂的物价一比还挺亲民,这杯是由龙的英语与大和民族的英语碰撞而生,异国他乡,同样记得深刻。

再演进一些就到了上上个寒假,疫情的形势稍有放松,我和妹妹以及母亲去西安玩了一个星期,说来有些惭愧,母亲是为家中日夜操劳的,做饭刷碗都是她一人,没事就拖地干家务活搞得腰疼,为不肖二人的学习操劳到甚至有些焦虑。但人的情绪真的很难控制,因为一次从景点返回的交通工具的分歧,我和她在公共场合吵了一架,把她气哭了,不堪回首。

逛商场是旅游的一个重要项目,走累了还能找地儿坐下来歇歇,一天早上在去一个万达广场的时候,进门就是有一个极高充气滑梯的游乐园,二宝执意要去玩玩,我俩就去旁边的星巴克享受享受,印象里是要了两杯拿铁一块提拉米苏,但近来看了看记录才知道是有一杯卡布奇诺给了我妈,她喝热的,很难理解我怎么早上喝冰咖啡,“这蛋糕真好吃”,她平日里哪有时间去坐下来呢,这一杯里是小矛盾之后的亲情。

所以说原来惦念着的那个题目真真不是凭空生出来,但最直接的因素还不是源于回忆。我在偶然拿了一盒速溶咖啡来到学校之后也爱上了这东西,我冲的时候就喜欢多加水,倒一大杯。总觉得像我妈那样,喝两口就没有了,不如当作是有味的水喝,这种心态说是嘴巴大的缘故大抵不诬。

一次机会从我旁边的竹姐那里拿到雀巢的一个小红袋,好像是什么品,她觉得很苦不好喝就抛舍给我了,我还算比较能“吃苦”,也不喜欢特别甜的,要点什么饮品大多三分糖往下,大概是很喜欢挑战生命极限。事实上也不难喝,第二天突发奇想从食堂捎了袋奶回来沏,真香啊,就厚颜无耻的把她那一小盒都抢了过来,喝完又很想再要,就让我妈买点黑咖啡喝,问她知道是什么样的吗,“知道,不就是那种得配咖啡伴侣的吗?咱家以前买过”,想想那两个大罐子,算是朝花夕拾?为此她还去线下商场和线上考察了一下,买来两大瓶200g的和一小瓶,后者是因为处于封校时期的话,物资要靠“偷渡”进来,很大就不太好打包。

学校里的自习又实在枯燥乏味,就干出了一些很无聊的勾当,把喝完的每种Coffee袋子裁下来粘到一个本上,这里面其实还有讲究,比如用胶棒粘,不久就会掉下来,后来就换成了双面胶,最大的遗憾就是这项工作开始得有些晚,之前已经喝完的好多五颜六色的麦馨袋子被扔掉了。

但这用力过猛的两大瓶金牌“咖啡豆碎片”看来是有些令人头痛,加奶是好喝没错,但串味以后的杯子十分难于清洗,就直接啥也不加喝了,说不苦又有点不习惯,缺乏些新鲜感,别人送我一袋三合一的“奶香拿铁”,恍惚间觉得也Not too bad,就想让我妈再送点什么稍微甜点的“新品种”,……收集包装反而比味道更重要了,细细回想上次在超市掠过货架还看到什么,灵光一现,还是金牌的金色,记得有一个卡布奇诺,就让妈拿了两盒送过来了,这系列应该发售不短了,记得几年前在一家精品水果店看上过,事实上还有很多口味,也许是目光所限,就只记得这款了,周六晚上送来的,周日早上休息的时间就粘到本上了。

至于Luckin,也就是瑞幸,这头小鹿的走红应该是因为它的生椰系列,但我知道它则是看到有新闻报道其因欠了太多的债而将要面临倒闭,为了支持民族资本企业,就下了个app,打开定位一看,发现衡水这小地方竟还真有一家,还当即送了我一张近乎于白嫖的优惠卷,划了一下发现生椰拿铁已经卖完了,事实上这并不能成为借口,别的也可以买,还是因为我家住得太过偏僻了,懒得动,卷也就作废了。但它生椰的火爆带动了一系列店铺的跟风,一夜之间都兼职卖上了咖啡……

我这个人倒也不简单,第一次给女朋友送温暖是在大半夜,她上作业班下课要十点左右,我竟然用平衡车跑了五公里去点了益禾堂,当时简直是十万火急,正巧是周末所以营业时间长一点,我就一直在美团上跟卖家说“别关门别关门”“我马上就到!”,进门的时候员工已经在清洗机器了:

“还能做咖啡吗?”
“啊啊……不能吧……能做!” 她按下开关,机器开始自检。

可能是通感的一种用途,我没喝过想试试就先让给她了,我还是老样子要了一杯翠峰茉莉,不加糖涩得很,然而那天晚上由于意料之外的事情,她没能下来,沮丧骑回去的路上把两杯都喝了,Half Suger的生椰拿铁还是有点甜,都是加冰的,我这胃质量还不错。

第二天中午又去,这回成功了,是不言弃的爱情。她后来说,放假的时候自己偷偷去买那杯茶尝了尝,不好喝,但是没告诉我。

正如前面所说,我是在最近才喜欢喝上了这种东西,之前有一段冬天的时光每天都在泡茶,天气太冷,用的是自己从网上买的一盒“明前西湖龙井”,同样也是芳香四溢。所以很多种这样的水的“调味品”,应该就是一种相容的关系,还是不要给自己划入一个固定的范围的好,想喝茶却因这篇文章给我下的定义而选了咖啡?我这个人其实很容易陷于这样的桎梏,完全在折磨自己,好像每个领域也都存在着一条鄙视链,从摄影到钢笔,到喝的咖啡,上层的界限可能比较模糊,但站在金字塔最底层的一定是拿着一条速溶咖啡的人,这完全没有必要,也不该如此,我有一晚躺在床上想给那包装袋的Collection写点什么,想了三句:

有钱有闲的人喝茶
有钱没闲的人喝咖啡
没钱没闲的人喝速溶咖啡

这么说跟上文就产生了矛盾,后两个的同一性被割裂开来,就是调侃一下在学校里的闲情逸致,毕竟Instant Coffee也不过是粉末状的咖啡一种,还有隅田川三顿半这些我也喝过,味道不错,价格也摆在那里,哪里有什么“低廉”可言?收集那些小瓶小罐的也挺有意思。

我家中有一台意式咖啡机,起源也是为了品尝“真正的咖啡”,但除了我放假的时候用,我妈是几乎不用,还有那买的黑咖,她也只在一开始的时候尝试过两次,原因也简单,无非是因为太苦,我是已经劝说过植脂末和糖真的不利于她的减肥大业和健康,嫌苦可以加奶。有一段时间我还很愤愤,甚至打算“逼迫”她喝,现在一想,又早已不是三纲五常的封建社会,强让人家别人喝你自己觉得好的,岂不是有些神经病?罢了,罢了,还有网上人们争论的深浅烘焙,或酸或苦,每个人适合自己就好,道并行而不相悖。

可以说由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这个地界除了这两大业界巨头,少有我所称的是“独立咖啡馆”的店铺,特色少,见识少,喝的也少。是否等走出这里会看得更多,尝得更多,用一杯咖啡来了解另一座城市?黑夜里发呆的时候也想过,以后开一家咖啡店怎么样,但现在实体经济估计不太好干,我可能不适合自己当老板,不如安心当一个打工仔,不过这也不一定。

用味觉来记录足迹,可以认定是一件浪漫的事。这一杯,承载了这样多的印记,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放弃它。

👍 8

Life EMO Diaries

Latest Modify At 96 Days Before

Comments

贴吧 狗头 原神 小黄脸
收起

贴吧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 贴吧泡泡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 狗头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 原神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 小黄脸

Catalogue

avatar

Shan Yi

I Wish.

25

Articles

29

Comments

3

Categories

Shan Yi.